ReDcat

住在拉文克劳塔楼的杂粮鹰


欧美相关囤文小仓库
HP・ST・Merlin · DW・DC・Marvel #TeamSpidey
北极圈养老模式on


☆名柯请走:南烟 @ilvkd54 ☆
☆楚路请走:幻想粒子 @fancytachyon ☆

【HP/IronMan】必不可少的酒吧际遇-3

一放假就开始放飞自我导致现在才磨出了第三章……食用愉快w!

下一章就是一辆小小的自行车了xD

@咖喱星友好居民 感谢小天使校对!比哈特!



——————————————————————

《必不可少的酒吧际遇》

Pairing: Tony Stark/Harry Potter

Author: graceandfire

Translate: redcat015

AO3:here

Note: 待授权翻译。




第一章  

第二章 An Honest Invitation

第三章 So?



所以托尼史塔克实际上有钱得不可思议。

最直接的线索来自于当他们离开夜总会的时自动为他们升起的车门。尽管哈利并没有认出其中的原理,但它显然超过了昂贵的范畴,优雅顺畅的流线型闪闪发光,每一处都为追求卓越的速度而设计。

车里同时配有一个司机,托尼神色如常的向他介绍着。“哈利,这是哈皮。哈皮,这是哈利。”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向他投去了一个飞快的、冷酷的目光,之后便将他抛之脑后,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没完没了的纽约交通上。当他们穿梭在扎堆的、高耸入云的大厦之间时,他的神情稍许友善了一点,也许是由于哈利并没有因为男人要把他们载到托尼住所而使出的疯狂漂移技巧而畏缩,因为说真的,在经历过骑士大巴之后没有什么开车方式能让哈利感到惊慌了。

就算汽车没有为他发现托尼的富有程度提供线索,可以远眺纽约城金光闪闪的城市天际线的那个大到过分的顶层公寓绝对做到了。

“这地方可真不错,”哈利终于开口,在坚定的克制住了自己瞪圆了眼睛并且重复地对他说“这真是居心叵测但却成功极了”四十七次的渴望。

托尼耸肩。“这里还不错。我没有经常在纽约呆着,所以这个公寓实际上会比家庭住宅更便利一点。”

哈利环顾四周宽阔的房间和巨大的落地窗,想到他的楼梯下的旧橱柜,然后有些茫然地摇摇头。“是啊,是挺方便。”

“所以——喝点酒?你想要什么?我有,”托尼停顿了几秒来思考,“……所有的种类。”

“当然。你喝什么我就就喝什么。”他并没有什么机会去学习麻瓜酒类的品种,所以这听上去像是一个万全的选择。

“那好吧。”托尼走向靠着一边墙的酒吧,把酒水倒入两个平底玻璃杯里,走回了窗边,哈利正欣赏着窗外的夜景,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了玻璃上。“我猜你并不恐高,”托尼观察着,递给哈利其中的一个杯子。

哈利向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被这个想法给逗乐了。“不,我真的不。”他回头,转身凝望着静谧迷人的天际。“我热爱飞翔,实际上。”

关于这句话的某些方面似乎娱乐了托尼,他接着也像哈利一样仰望着满天繁星。“是的,我也是。”

他转身面对哈利,向他举起了杯子。

“向飞翔致敬。”

“致飞翔。”哈利附和道,而后他们一同敬酒。他把琥珀色的液体举到了嘴边,谨慎地抿了一下口,当浑身上下猛有一股热流窜遍的时候几乎是被呛到了一般。梅林,这个玩意儿几乎跟火焰威士忌酒一样烈。

托尼看着他充满男子气概的强行压下了咳嗽。“我必须要问一下。非常抱歉,看上去Pep最终还是稍微影响到了我。你多少岁,说真的?”

哈利的内脏畏缩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决定坦诚相对,希望这个夜晚不要因此戛然而止。“二十。”不是他觉得自己有那么年轻。有的时候当他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他还是会惊讶于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

托尼眨了眨眼睛。“好吧,该死的。所以你甚至没办法合法的进入酒吧?用了什么,假造身份证?”

想到赫敏堪称完美的女巫制造的伪造证件,哈利露出了一个害羞的微笑。“呃,是的。”

托尼耸耸肩。“好吧,至少你十八岁以上了。因为有一次我遇到了一对双胞胎,然后就在我——你还是别放在心上吧。”他一脸探究的扫了一眼哈利。“所以,你以前做过这种事吗?”

哈利露出了一个假笑。“怎么,在纽约的一个酒吧里被一个超级有钱的一个演员之类的人给搭讪这种事吗?不,绝对没有。”

“啊,这儿有个自作聪明的人藏在这儿哦。我就知道我喜欢你是有理由的,不仅仅是因为漂亮。不,自作聪明先生,虽然在此刻我不确定我真的会操蛋的关心这个,但我的意思是你是否做过这个。”托尼放下了他的酒杯,把它放到了吧台上,然后向哈利逼近,足够缓慢——以彰显出出自己的无害——地侵略了哈利的私人空间,伸手把哈利的扎在裤子里衬衫扯出,手悄然滑进衬衣底下,手指轻柔的抚过敏感的肌肤。哈利骤然倒吸了一口气,仿佛这个简单的触碰烧着了他。

“是,我曾经有这么做过。”当托尼的手向更低的地方伸去,指尖在他裤子的顶端摸索着,哈利嘶声说道,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担心他会把他的杯子丢到地上,他伸手匆忙地把它放到了托尼边上,神经末梢唱着他们上战场之前的旋律。不过运气好的话没人会在这个特别的晚上结束前陷入折磨活着死去的风险。

他伸手解开了托尼西装的纽扣,想到了他第一次跟纳威做的这种事情。他们没有什么花俏的西装或者顶层公寓。只有Suffolk的一个昏暗的地下室,两个人都因为太过于疲惫,并担心于是否能够在晚间任务存活下来而无心为总算能够做爱而感到紧张。

“我做过不少次。”他补充道,看见了托尼怀疑的表情。

“好吧,这……十分的让人宽慰。至少我没有摧残任何祖国的花朵。小辣椒会很高兴的。”

“这个你一直在提起的小辣椒是谁?”哈利询问道,将注意力集中在稳定住他的指尖,神经依旧在托尼之前触碰的余韵中嗡鸣着。

“她是我的Jiminy Cricket,最好的朋友并且是我们两个人中比较聪明的那个。”

“啊,好吧,我也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哈利扯开了外套,随后顿了一下,看着他胸口柔和的灯光溢出,困惑地皱起了眉头。“你有个,呃…”什么鬼?

托尼低头。“哦,对,忘了你实际上没有听说过我。这是一个医疗设备。”

“医疗设备。”哈利重复了一遍,充满怀疑。

“Yep,不久前心脏出了点问题。这个小家伙帮我摆脱了困难。”

这……还远远算不上是哈利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奇怪的事情,尽管眼前这个什么并没有任何的魔法成分。他向托尼投去了一个疑问的目光,“如果我碰这个区域,你会受伤吗?”

托尼摇摇头。“不会。”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把向下伸手把哈利的手拉到光源的位置,透过他的白衬衫微弱的闪烁着。哈利的指尖触碰到了这个坚硬而冰凉的物体。“别猛打它一拳之类的,主要是因为你会伤害到你的手,并且别拉它或者拧它,只是触摸的话就没事。”

哈利在心里耸肩,终于褪下了外套,托尼配合的抖抖肩让它掉到地上。“那好吧。不能猛打它一拳。了解。”

当哈利开始着手于托尼的白色礼服衬衫时,当设备露出来的时候充满了好奇,托尼看着他,显然十分迷惑。“算不上太让人困惑,是吧?”

哈利挖苦地笑着。”现在?不,算不上。”

托尼依旧在研究着他。“所以,你是军队的?你看着不像是,但你让我想起了我认识的一些士兵。”

哈利犹豫了一下,然后耸耸肩。“你可以这么说。不论从什么角度说我曾经都是。我现在是……”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好吧,这是他需要去弄明白的,不是吗?在这场控制了他人生并且让他以及所有人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战争终于结束后,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他先前并没有觉得自己能幸免于难,许多人也的确没有,而现在……

他感受到了搭在他肩上的手用力地握紧,重新聚焦在了正在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托尼。“你知道吗?我话太多了。小辣椒每天至少告诉我十二次。有的时候她会发短信,不过都是一样的。让我们忘掉交谈,进入令人兴奋的做爱环节吧。”他倾身,把哈利压在墙上,身体紧紧相贴,火热的感觉让哈利从头到脚尖的感官都不可抑制的兴奋了起来。托尼的吻粗糙且强硬,从柔软的唇畔递送,强烈的对比感几乎是毁灭性的,随着他用他的舌头侵略着哈利的口腔,特别是他残酷无情的高超技巧和横冲直撞的热度。理性和担忧在骤然降至的牢牢抓住哈利的需求和渴望中不翼而飞。

当托尼退后并且观察他的时候,眼睛晦暗地夹杂着强烈的渴望,他有些发抖。“所以?”哈利大脑的一小部分实际上还能运转思考着,满意地注意到托尼听上去有些因为这个吻而上气不接下气。

他把托尼扯近。“操,当然。”




评论(4)
热度(24)
©ReD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