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at

住在拉文克劳塔楼的杂粮鹰


欧美相关囤文小仓库
HP・ST・Merlin · DW・DC・Marvel #TeamSpidey
北极圈养老模式on


☆名柯请走:南烟 @ilvkd54 ☆
☆楚路请走:幻想粒子 @fancytachyon ☆

天哪啊啊啊啊谢谢啊虚姐!!!设定怎么这么棒怎么会这么甜嗷嗷嗷嗷嗷(捂着牙)
太感动了呜呜呜呜呜爱死你了快来亲一个MUA!今年一定喝到茶!!
顺便!我还是吃韩叶的!!!以及啊虚姐姐的文只要有看到我都会看的!!!安利太多啦哈哈哈哈感觉快吃撑——(x

天气正好:

❉给 我家小戴 @夏醉  写个韩叶当生日贺文,虽然我知道你已经退圈了,但是阿虚姐姐只会写这个圈子的23333


❉有生之年一定要喝到茶啊我们。


❉是个有点好玩有点神奇的设定


❉慎入




       韩文清看见叶修吊儿郎当的站在霸图他的宿舍门口的时候,直接把刚刚打开来的宿舍门给砰的一声关上了。


       当然,门没没关成,因为叶修扒住了门框。露出一半的脸,眼神有点凄惨的开口“老韩,别关门!救命的事啊!!我要是死在你面前是多大的事情啊。”


        韩文清挑眉,砰的一声把门狠狠的带上了。


        好在叶修缩手缩的快,五根手指头倒也没伤着。


他从口袋掏出烟盒,抖了两抖,抽出一根烟来,叼嘴上。没点着,就那么含着。然后去敲韩文清的门,砰砰的拍的特别响。


叶修一边敲门还不忘一边喊。


“老韩,你在不开门,我可就在霸图你们大门口喊了,喊点什么好呢。”他嘴角一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声音低了下去。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


但是韩文清这会却真的开门了。


他倒不是怕叶修真的喊了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他觉得这个男人站在他门口实在是……


太吵了。


叶修看见韩文清又开了门,摆了摆手笑了两下。


Q市最近天气很好,阳光灿烂,下午三四点的光线,穿越过空荡荡的长廊,照在他这样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


那句夸奖他的话怎么说来着的。


联盟的这位叶修大神,总体来说。


还是帅的。


“真心是救命的事情。我中了情蛊。”他严肃的开口。


韩文清第三次把门关上了。


 


情蛊这个事情说起来还是挺邪乎的,现在能真的下蛊的蛊师早就没剩下几个了,剩下的都是些江湖郎中,骗人钱财的手段,比那些所谓的迷魂记真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叶修可能是命太好。前几个星期,沐橙和朋友去云南玩,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堆当地的土特产,其中有个串挺好看的,简约大方,适合男生带。苏沐橙一直觉得叶修这个人其实真的要穿起衣服都是不修边幅的,以前可以说为了荣耀,一切旁的事物都不重要,但是你现在退役了,怎么说好好对待自己总没有错。


所以,沐橙买了一串来送他,美名其曰为增加他的人情味。叶修大窘,觉得自己在联盟的时候就挺有人情味的啊?为什么还要增加呢?但是沐橙一番好意,他肯定是要收的,收完了当天也是要带上的。


没想到,这个一带就出了问题。


叶修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脑袋一丝丝的在隐隐作痛。但是起初,他没在意,因为经常通宵的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身体不注意保养的问题。叶修也没当一回事,照样好吃好喝的。只不过随着日子的增长,这种头痛却越来越严重了。甚至严重到他有时候无法思考。


叶修觉得他可能生病了,就去医院查了一圈,结果上了几家医院,做了无数次X光.CT,脑部扫描,愣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叶家人都很慌张,觉得这不会是叶修打游戏要打傻了的前兆把?


叶修的奶奶呢对这些迷信的东西比较在意,想着可能是孙子被下降头了,就想找个风水先生来看看,其实叶家这种家室,多多少少都认识点这方面的能人异士。所以风水大师也来的很及时,当天晚上就到了。


他围着叶修转了几圈,掐了几下指头。


就说了句话。


“这是中了情蛊。”


没错,阴差阳错的中了情蛊,这蛊本来估计是人家要给心上人下的,但是没想到蛊培养的不算太成熟,所以半路溜了。


其实,也是命中注定。


风水大师又说了,情蛊这种东西很玄乎的,不是普通的那种蛊,随随便便就能解,要找个八字相合的命定之人,情投意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问题出现了。


没错,叶修他没有什么所谓的情投意合之人。


所以,找人的问题就得落在风水大师身上,只不过大师说这种算人情爱的事情,就是泄露天机,说的多了,是要招天谴的。


大师就算跟叶家在好,也受不得这种。所以只能帮忙算关键字。


 


“于是。”韩文清在受不了叶修威胁他要把第一赛季的什么鬼事情说出来之后,给他开了第四次门,又听完了这些跟江湖骗子没多大差别的故事后开口问“关键字是什么。”


叶修从他宿舍的沙发上站起来。


把含在嘴里的烟用两根指头夹着,绕着玩了一圈之后,指向了韩文清。


“十年宿敌。”


韩文清冷冷的笑了一声。


“跟你是敌人的好像很多。”


“但是十年的不多不少啊,只有你一个。”


“买卖不成,仁义在啊。”叶修眨了下眼睛。


“救个命呗。”


 


 


韩文清觉得他就是在胡扯,其根本意义不过是来霸图蹭吃蹭喝。说不定过几天,叶修吃烦了。就要跑到别的队里,继续扯这种空虚来风的东西。


不过,人竟然来了,赶出去虽然简单,但是谁知道叶修这张嘴会不会在职业联盟的群里要乱说些什么。


   他虽然不怕,但是很烦。


“行。”霸图队长点了点头,也从对面的沙发站起来身来,走到衣柜里一阵捣鼓,翻出了一条被子,扔到了叶修的头上。
   “你睡地板。”


  叶修哭笑不得。


老实说,他自己也很郁闷这件事情,风水大师说的神神叨叨的,谁知不知道是真的还假的,但是头痛越来越厉害倒是个事实。


在这样下去,如果找不到那个什么情投意合的人,痛死是迟早的事情。


叶修虽然不怕死,但是用这种死法。


也太憋屈了是不?


 


睡地板就睡地板,他荣耀教科书哪里没说过啊,不就是个地板嘛。


一个字,睡。


 


两个大男人,大晚上,灯一关,一个睡床一个睡地板,也算是相安无事。


 


不过……


次日,出事了。


 


叶修是在一片温暖中醒来的,然后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恰好这个时候,韩文清因为生物钟也醒了过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叫特别尴尬的气息。


两个人默默无语的对看了两眼。在同一张床上的他们此刻是以一种及其亲密的姿态抱在一起。但是两个男人,身高还只差了3cm,一开眼就能清晰的从对方瞳孔里看见自己的影子。这种体验说实话,很惊悚。


“我真心睡的是地板。”


很久之后,叶修开口。


他眼神十分真诚,比珍珠还真。


韩文清的胳膊还抱着他的腰,此刻伸也不是缩也不是。整只胳膊都快要僵了。


他跟叶修打了这么久的对手,叶修什么性格猜不出十分也能知道个八九分,半夜爬人床这种事情,韩文清不相信他能做的出来。


而且还是爬一个男人的床。


更何况,退一万来说,就算是他爬了,自己睡相这么好,从来都是睡的端端正正的,也不可能大半夜还去抱着人家。


这件事情,分明透露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叶修伸出手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还别说,头没有前几天那么痛了。”


他话说的很随意,估计越是在意越是心里有刺,还不如直截了当装作不在意比较实在。


韩文清随口应了一声,估计还没晃过来自己醒来的时候抱着一个男人这个冲击性的事实,但是他总算是把抱着叶修腰的那只手抽了出来。


这一抽,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左手无名指上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圈红痕,红的非常鲜艳,像戒指一样。叶修也看到了,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在韩文清的面前晃了晃。


同样是无名指一圈红痕。


“什么情况?”韩文清大清早起来被这个状况弄的情绪不太好,问出来的声音比平常还低了很多倍。


“这个……”


“标记把。”


叶修听风水大师解释过,认主以后的情蛊会留下痕迹证明自己的存在。


却没想到是这么显眼的地方。


叶修退役了是无所谓,韩文清还得打比赛呢,要是直播比赛的镜头拍到他手上这个红痕要怎么解释。


韩文清坐起身子,好似没有在意这个细节上的问题。他揉了揉头发。准备换衣服,然后突然响起来某位不请自来的人士还睡在他旁边。


虽然,是穿戴整齐的睡在他旁边。


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一边别扭一边心里却隐隐约约的生出了几丝高兴。


这到底是什么毛病。


还躺着的叶修心里也觉得怪怪的,看到他起来的背影,会开心,会欢呼雀跃,甚至不需要烟去提神。


命中注定,情投意合。


这些字眼组合在一起。


“这下可麻烦。”叶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夏休期,韩文清留在队里完全是处理相关事宜,准备新赛季的训练计划。以往这个时候,他做事情都十分专注,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看报告看到一半就会莫名其妙的抬起头。


却又不知道在看什么,就像是身体的本能。看不到东西,心里一块地方会落空。


明明这个只有他一个人的会议室,能有什么东西可看的?


这个答案直到叶修出现,解决了。


因为他推门进来的时候,韩文清竟然能感觉到他是自己要等的那个人。


叶修说有事情要跟他讲。


可是,他还没有说话,韩文清就能知道他想要说,要讲什么。


只要一个眼神。


他们做了十年的对手。


以往,不论是叶修在嘉世也好,兴欣也好。


  只要是在赛场上,下意识的他会去揣摩他的想法,总要打败这个人。是目标,是挑战,还是渴望。


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甚至不需要好好的去看他。却能准确的猜测到他的想法。


叶修在会议室里随便找了一张黑色的塑料椅子,拉开坐了下来。


“知道你有事,所以长话短说。”


韩文清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


“这个情蛊,还有个功能。”


“什么?”韩文清问。


“同生共死好像是。”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叶修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你如果走在路上不小心被一个花盆砸死了,那我也就死了。”


“所以……”他站起身来,在离开的会议室的最后一秒钟笑了起来“别这么轻易死啊。”


“韩队。”


 


 


当天晚上,叶修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爬人家床的爱好,在桌子上要了韩文清的手机充当摄像功能。


“留个证据?韩队不介意吧。”叶修调整好手机角度转过头问韩文清。


霸图队长摇了摇头。


不就是个睡觉,有什么怕被拍的。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上床睡觉的睡觉,睡地板的睡地板。


叶修闭上眼睛的想法是,千万别抱在一起睡觉了。


 


可惜,情蛊没有听到寄宿主的请求,叶修和韩文清同时醒来的时候,更加窘迫了。


因为这次他们不仅抱在了一起,还是裸着上身抱着一起的。


…………


 


叶修麻利的爬起来,去翻那个手机。


爬床就算了,脱个什么衣服啊。


 


韩文清也起来,套了件T恤,下床一起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这一看,两个人都陷入了无限的沉默。


 


镜头里忠实记录了叶修爬上床,很乖的窝在韩文清怀里的镜头。这个如果还不够冲击性的话,那接下来的画面就足够大跌眼镜了。


因为韩文清竟然在睡梦中伸手去脱了叶修的衣服。


当然还有他自己的…………


 


过了很久,叶修慢慢的开口“能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吗。”


韩文清点头。


叶修十分迅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是风水大师的,顺便把这个奇怪的遭遇告诉他。


结果对方十分莫名其妙的回了句。


“情蛊你当随便一只小虫子吗?为了让所爱的人不离不弃,蛊虫什么都会做,两个人肌肤相亲是自然的。”


叶修哭笑不得的听完电话。


他转头去看韩文清。


“所以……”


“你有点喜欢我了吗?”


 


鬼使神差的,韩文清竟然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脸。没刮干净的胡子有点扎手,但是意外的不让他厌烦。


“嗯。”


他回。




END




设定开太大,真要写是个连载。


所以这边就END了。


在说一次醉醉生日快乐么么哒!!!阿虚姐姐一直爱你【比桃心】

评论
热度(110)
  1. 血雪春日在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ReD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