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at

住在拉文克劳塔楼的杂粮鹰


欧美相关囤文小仓库
HP・ST・Merlin · DW・DC・Marvel #TeamSpidey
北极圈养老模式on


☆名柯请走:南烟 @ilvkd54 ☆
☆楚路请走:幻想粒子 @fancytachyon ☆

【闪电侠】Coincidence-上[冷闪相关]


*此文赠CD。

*纪念一下520 xD送一个冷闪的小甜饼给你次!

*毫无剧情,文笔好像也不是很好,狗血满天飞

*OOC严重

*私设一大堆bug也一大堆,请不要计较这么多……(OTZ

*这是一个冷队喜欢闪闪然后把他攻略了的小故事

*我就撒撒糖




——————————————————————

《Coincidence》

Pairing: Leonard Snart/Barry Allen

Author: redcat015





*


啧。

Barry心里暗惊,侧身险险躲过对方扫过来的剑刃,在对方吃惊自己能够躲过这一招的时候脚步变换闪到对方后方,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举起手刀毫不留情地朝他的脖子劈了下去,再加上自己的速度,终于把对方给击昏在地。

Barry长吐了一口气,紧绷着的弦终于松了下来。他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甩了甩隐隐有些疼痛的手。

“料理你我还是绰绰有余的。别以为拿着一把剑再加上你那看上去还挺玄的剑法就可以——”

一支暗箭在Barry睨眼插着腰对地上那个被他劈昏的男人滔滔不绝吐槽的时候破风而来。

Barry还沉浸在料理完对手的喜悦之中,全然没有注意到这支直指他心脏的箭矢,等到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他只能以他最快的速度向右边躲闪,一边期望着以自己的速度可以逃过此劫。

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脚踝。

我操。

利箭狠狠地从他的左肩横穿而过。一瞬间,Barry就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灵魂无法忍受的从他的身体里挣扎出去逃避疼痛,然后又被硬生生的扯了回来。

痛感从左肩处向四肢百骸飞速的散去,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着吵成了一锅粥,拥挤着推推搡搡。

Barry低头,箭矢带着他血在惨惨淡淡的月光下折射着幽暗的血光,他倒吸了一口气,没忍住地低吼了一声。通讯器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损坏,耳机里只剩下了一片喧闹的忙音。

他忍着剧痛一脚踢开了握住他脚的那个被他打得半死不活的对手,闪身移到了离他两米远的地方。

哪里不太对劲。Barry此刻的视线已经有点模糊,却本能的感觉到哪里出了问题。他努力的将视线聚焦到那个趴在地上依旧笑得十分张狂的对手身上。

“没想到吧……伟大的,Flash。那支箭矢上可是,带有减缓你,引以为傲的速度的毒药。你,大概也,感觉到了吧。我的同伴,可是,马上就要,到了。你觉得,你和他,谁赢的可能性,更大一点?”他断断续续的讲着,言语中的得意之感几乎都可以摸的着了。

Barry的大脑此刻飞速地运转着,权衡了一下“跟他们拼了”和“先溜再说”这两个选项,最后在逐渐流失的鲜血和愈发神智不清的攻势下毅然选择了先跑——我都快看不清了还2V1不能打绝对不能打现在还失联这简直就是玩我?!

他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用着他最后一丝力气和神志闪身离开了现场,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对方断断续续却张扬放肆的大笑。

Barry此刻却也顾不上太多,跑出离打斗现场的几个街区之外后,闪身躲进了一条幽暗的小巷子,勉强地确认了一下这个环境暂时是安全的,便再也支撑不住,放任自己的意识陷入黑暗,昏昏沉沉地倒向了阴冷潮湿的地面。

……

“Flash?”





*


等Barry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晨光熹微。迎接他的并不是巷子里冰冷凹凸不明的地面,也不是阴暗的地牢之类的地方,更不是熟悉的StarLab和队友们关切的眼神……而竟然是陌生人家里柔软的床和被褥?!

肩上的箭也在昏迷的时候被处理得清清楚楚,衣服——等等?!他的衣服什么时候被换了?!他不自在地瞪着这套松松垮垮挂在他身上的睡衣,同时脑中闪现过无数个“有可能顺手救了Flash”的名字,再一个一个地排除,最后一个都没剩下。

挫败地叹了一口气,Barry挪了一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尝试着抬了一下自己的左臂——

“嘶——”Barry倒吸了一口凉气,放弃了想要动自己左臂的想法,转而开始思考起了现在自己在什么地方以及自己肚子饿了这些严肃的问题了。

Barry想着反正人家都救了自己那在他(她?)家“逛逛”大概也没什么关系。用右手一把掀开了被褥蹬了一双贴心的摆好的棉拖鞋就下了床,尽量不去动自己的左臂,蹑手蹑脚地顺着墙根蹭到了门口。

“咔啦”一声,门被Barry轻声的打开了。

“醒了?这么快就能活蹦乱跳了,啧,不愧是Flash。”

Barry觉得自己打开方式一定出了问题。他瞪着客厅里穿着一件印着“I Love Central City”的体恤衫端着一盘刚刚烤好的面包片的男人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了两秒钟之后,Barry突然跳起来,“砰”的一声把门甩上,在门后默念了三声“一定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然后再虔诚地按下了门把手,拉开了门。

Captain Cold依旧端着那盘该死的烤面包,似笑非笑的看着Barry。

“怎么?看到我很意外吗?”

这何止是意外这简直是惊吓好吗?!我是不是走错次元了?!

Barry生无可恋的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眼底只剩下满满的疑(dan)问(teng)。

“Cold——”

“叫我Len。”Len蹙眉,不客气地打断了Barry的话。

“……”

很好。Barry在今天第二次无语凝噎。他就只能瞪着眼前一派“我是居家好男人”的Captain Cold,与此同时努力的更新一下自己的三观。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Len。你为什么——呃——会——会做这些事情?”Barry磕磕巴巴地问出了问题,原本充满疑问的脑子此刻强行被“Len”这个称呼占了一半。

Len端着盘子就往Barry这个方向走了几步,直到他们之间只有一臂之遥。Barry用右手捏紧了门把手,警惕地看着Len,眼神却一直不停的往烤面包上飘。

Len努力控制不让自己嘴角上扬的角度太过于明显:“我们也算老相识了,救你一命你就欠了我一个人情。Flash——”

“Barry。”说完他就想自己打自己一巴掌,不过覆水难收,让对方叫一个名字罢了。Barry努力宽慰着对面这个人是救了自己的人让他叫自己名字是正常的正常的正常的。

“——Barry你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拿的。”细细品味着念出“Barry”这个名字中每一个音调字节的美妙——尽管他已经这般唤过无数遍但是得到官方认可的感觉总是不同的——一边眉眼带笑地看着他,“你的早餐。”

他看着死命抓着门把手的Barry明显地呆了一下,右手也渐渐放松。时隔几秒,Barry伸出右手接过了装着烤得香气四溢的面包盘,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Len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牙刷在厕所,已经帮你拿了一副新的。牛奶在厨房,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倒。”

Barry差点一个手抖把整个盘子砸到Len身上。他缓缓地抬头看着Len双手环胸平静的的看着他。

他们两个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注视着对方,一语不发。

半晌。

Barry终于是侧开了目光,声音有些沙哑。

“谢谢你。”

“……Len。”






*


Barry:“……”

Barry意犹未尽的再次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了看空空如也连个渣都不剩的盘子,再看了看基本被扫荡一空的冰箱,然后眨巴眨巴眼睛,看着Len。

Len:“……”

Len看着Barry善良无辜的眼睛,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把他捡回来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决定啊……自认为英明如他的Len开始怀疑起了自己昨晚的举动。

“Len——”

“你别叫我的名字。”Len粗声打断了Barry接下来想说的话,冷哼了一声。

Barry继续无辜的看着他。

“……走,出去。”Len冷酷脸。

“咦?”

“出去吃饭你听不懂吗?”

“什——好好好好好!”





*


Len面无表情地看着风卷残云地扫荡完了十个汉堡之后终于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的Barry。

Barry哧溜地吸了一口见底的可乐,不满意的晃了晃里面剩余的冰块。他抬起头来看着表情冷酷不苟言笑的Len,眨了眨眼睛:“Cold——我的意思是,Len,有电话吗?”

Len持续盯。

“不我没别的意思我就给Cisco他们打个电话不是想让他们趁机查了你家IP——”Barry适可而止地住了口。

他什么时候才能管管自己这张只会越描越黑行动力高于脑子的嘴巴呢。Barry又一次哧溜地吸了一口饮料瓶剩下的冰水,不自觉的咬起了吸管。

一部手机被推到了Barry面前。

他在一天之内第二次受到惊吓地唰得抬起了头,连带着吸管也与杯盖上开的口摩擦出了长长的一串刺耳的声音。

Barry的耳朵根儿红了个底朝天。他手忙脚乱的把吸管插回去拿起手机滑开了屏幕。

在按出拨号键以前,他迟疑地看了一眼Len。

Len耸肩:“Barry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再说了你都知道我家在哪儿了还用得着他们去查?”

他说的好有道理。

Barry按下了拨号键。两声盲音之后,电话接通了。

“嗨Star——”

“Catlin是我,Barry。”

“——我的天哪Barry——真的是你吗你昨天去哪里了发生什么了我们根本无法联系上你还以为——”电话里通过电流传来了Catlin蓦得提高了好几个的音调的嗓音和嘈杂喧闹的背景音。

“Catlin,StarLab出什么事了?”

“呃,技术方面出了点故障——等等!Cisco我知道哪里出问题了!”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呃……”Barry还没来得及问就再次被Catlin打断了。

“总之你平安就好!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Barry抬眼看了看Len,顿了一下回答道,“我在我一个学医的同学家里,他昨晚路过看到我就把我带回去处理了一下伤口。“

Len挑眉,看着由于撒谎而十分慌乱眼神到处乱飘的Barry微微勾起了嘴角。

Barry尴尬地对着Len笑了一下,接着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的一声响亮的爆炸声,震得Barry一惊一不小心又牵扯到了伤口,疼得呲牙裂嘴一个劲儿的倒抽冷气。

“伤口要紧吗需要我——Cisco当心!——来帮你处理吗?”

“呃不是很要紧刚刚不小心碰到了,但是StarLab——”

“StarLab出了点小问题可能暂时忙不过来你来也帮不上什么大忙总之这两天不要来StarLab吧等我们处理好StarLab的事情就给你打电话——”

“等——”

电话被挂断了。

Barry瞪着传来持续忙音的电话一言不发。

默默地把手机推给了Len,Barry几乎都要开始怀疑自己前段时间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以至于现在这么倒霉。

而他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

他刚刚在下楼的时候也顺便看了一下这里的环境——这里真的是纽约城吗我怎么不认识这里啊我是不是被Len绑架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Barry欲哭无泪。




*


所以当Len提出跟他一起回去的时候Barry并没有出声反对,而是全然不在状态的就跟着Len一起上了楼。

现在自己的左臂伤得如此严重身为Flash的治愈能力也全然无用,要是回去肯定要被唠唠叨叨的说上一通还不如在Len这里偷得几日清闲。

反正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反正人情欠了。

正好还能体验一下Captain Cold的日常。

Barry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现在对于Len的信任值已经飙高到留宿“同居”的地步而全然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全会被威胁这个问题。

Len对于家里突然多出了一个病号Flash则是完全没有任何意见。

笑话,到手的鱼肉——不对,到手的Flash难道他会让他跑了?

而且据Lisa在Cisco那里打探到的消息,Barry是个双性恋。

简直不能更完美。说不定发展发展一下就可以把自己头顶上这个“单向暗恋”的标签给换成“两情相悦”了。

Len心中噼里啪啦打着如意算盘,表面不动声色:“Barry你中午想吃什么?”

Barry屁股刚刚陷入柔软的沙发中,饱餐一顿之后懒懒散散地靠着沙发椅背,听到这句话之后笑了起来:“怎么,你会做饭?”

Len也不说什么,只是露出了Captain Cold专属的志在必得的笑容:“就说你想吃什么好了,我一会儿去趟超市。”

Barry受到了今天第二波的惊吓。

“这么说……你确实会做饭?呃……你还去超市?”

“我为什么不能去超市?”

“我——我一直以为你应该都是——呃——应该都是让手底下的人帮你做菜之类的——”Barry连话都说的不利索了。

Len一脸无奈的看着他。

他们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Barry突然跳起来用自己仍然健全的右手打了一个响指:“不如这样好了,我跟你一起去超市吧?”

Len眨了眨眼睛。

良久。

“好。”

Barry于是欢快的就拉着Len又一次出了门。

Len盯着那只紧紧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一语不发。

“呃,Len?”

“……嗯?”

“超市怎么走?”

“……”




TBC



评论(7)
热度(52)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ReDcat 转载了此文字
©ReD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