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at

住在拉文克劳塔楼的杂粮鹰


欧美相关囤文小仓库
HP・ST・Merlin · DW・DC・Marvel #TeamSpidey
北极圈养老模式on


☆名柯请走:南烟 @ilvkd54 ☆
☆楚路请走:幻想粒子 @fancytachyon ☆

【HP】Heal My Soul[德哈相关] (1)



概要:哈利·波特是救世主,但他同时也是个脆弱而孤独的救世主,只是他很好地将自己伪装成人们期望自己成为的样子。直到德拉克·马尔福被指派成为了他的治疗师。

标签:Post-War,Hurt/Comfort,Angst

附注:一直想写的战后,终于。中篇长度,更新real缓慢_(:3 私设很多,私货超多(喂)。其实年初就写了这么多,但是一直没更新,扔上来督促自己更新(。)

声明: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

《Heal My Soul》

Paring: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Author: redcat015







>>01<<


哈利·波特是英雄,他是当之无愧的救世主。

他在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已经击退过恶名昭著的伏地魔,在十一岁进入霍格沃茨之后就开始了长达七年的与伏地魔的抗争,直到最后他带领着整个巫师界成功地击溃了伏地魔,使他以黑魔法统治所有巫师的这个计划落空——就算对方差一点就成功了。所有巫师都在传诵这段伟大的抗争,吟游诗人哼唱着哈利·波特的名字,赞颂他的坚强他的不屈还有他的胜利。

他是个名副其实、真真正正的英雄。

但是说到底,有多少人真的关心英雄的背后到底付出了多少吗。

——不,没有人多少人真的在意。

他们所信仰的、所崇拜的,说到底,不过只是理想中的一个形象,一个能够从来不让他们失望的一个形象,而他们逐渐地就将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将哈利所做的一切当作理所当然,以至于他们或多或少地忽略了哈利·波特也是个人。

而人都会挣扎,会彷徨。

当然还有那该死的、无边无际的孤独。



>>02<<


哈利在大部分的时间都将他的所有情绪都伪装得很好,直到后来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面具,从来没有让任何人见过自己脱下面具后的样子。

他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真正地了解自己。

他承认,他是个胆小鬼。他担忧着别人厌恶真实的自己,然后会一个接着一个的离他而去。所以他选择了不让别人走近自己的内心,这样他就不会真正地受到任何伤害。他将自己所有的软弱、所有的无助和彷徨都仔细地包裹在那层层叠叠的坚硬外壳之下,伪装出了一个热情洋溢而又能够在危难时刻挑起大梁的英雄形象。人们都认为他是一个格兰芬多,那么他就很好的让别人看到了自己格外格兰芬多的那一面。

但他也是差点就成为一个斯莱特林的人。

在德思礼家里度过的童年让他很好的学会了在大部分的时候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然后努力做到无动于衷,这样他才能够生存下去而不会遭到太多心灵上的折磨。在霍格沃茨的几年是他最快乐最梦幻的时光,让他逐渐接受了确实有人关心着他的这个事实,不过大部分的时候,他依旧得背负着救世主的责任,时时刻刻活在别人的期盼中。好不容易体会到了温暖的他不想让其他人失望——他想,也许他们愿意跟他做朋友,或许都是看在自己是个救世主的份上。所以他在霍格沃茨的这几年咬着牙不让自己因为“你得击败史上最邪恶最强大的黑巫师,整个魔法世界都靠你了”这样沉重的负担而崩溃,为数不多的几次情绪外露也让他在短时间内就恢复了过来。

说实在的,他自己也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哈利想,也许这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让他能够习惯性地在最短时间内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如同呼吸一般自然而顺畅。他尽可能地不让自己的情绪为别人带来烦恼,他尽可能地做到最好以便不让别人失望。

罗恩与赫敏算是唯二的站在他身边的人、闯入他心里的挚友。他们熟知他的小脾气,了解他的想法,真正的走进了他的心里。他无比感激他们的陪伴,但始终有些东西是无法与他们分享的,更何况从他们在一起之后,哈利就很自觉地与他们稍微拉开了点距离,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或者说打扰到他们。

哈利一度以为只要在打败了伏地魔之后自己就不用再戴着这样的面具,他就能够真真正正地做回自己,最好是平淡地度过余下的日子。

他厌恶被镁光灯环绕的每一刻。

然而事实总是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因为他是救世主,因为人们崇拜着他,所以他得接着履行他救世主的“职责”。在这个时候,他也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了。

是的,他还是拥有着赫敏和罗恩,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这些要命的情绪而给他们带来麻烦和困扰。罗恩和赫敏活得很幸福,他不应该去打破这样的日子。他由衷地为他们而感到高兴。

也许这样的面具他永远也无法摘下来了。哈利难免有些苦涩地想到。

后来哈利成为了一个出色的傲罗,没过两年就成为了傲罗办公室主任,负责着所有傲罗事务。

他的工作愈加繁忙,每天都有成山的文书需要他过目,偶尔还要跑跑外勤。他的工作量成指数增长——天知道为什么进入了和平时期之后还会有这么多工作,哈利甚至开始想要回到霍格沃茨的那段时光,至少他不用面对着如此繁重的工作,至少他还能够肆无忌惮地和罗恩赫敏说出自己的想法。

然后,金妮·韦斯莱不出意外地与哈利分手了。

算是和平分手。

金妮在一个安详的周末将哈利叫出来,平静地与他说他们之间其实早就已经结束了,哈利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她,她只是感到遗憾自己不能成为走进哈利内心的那个人。金妮祝福哈利以后能够找到自己真正的归宿,能够不再这么孤独。但她的眼底满含着悲伤和眷恋。她期盼哈利能够挽留她,她期盼哈利至少能够表现出他在乎。

哈利只是看着金妮,然后垂下了眼睑。

金妮轻声地叹了一口气,像是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结局。

她踮起脚尖,最后亲吻了一次哈利,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滑落。而后,她转身离开了。

哈利在那天意外地发现自己没有感到铺天盖地的悲伤,他只是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出神地盯着刷成暖黄色的墙发呆。他为金妮而感到抱歉,但除了这种情绪之外他无法给出更多,金妮也在这几年来深刻地了解到了这一点。他始终没有让任何人真正地、完全地走进来,他将自己的心锁得紧紧的,以防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啊,是啊,他是个懦夫。

而别人竟然认为他是个救世主。

哈利这样想着,感到了无比的荒谬,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笑了起来。

操。

操这样的人生。



>>03<<


哈利开始感谢着自己这个职位所带来的庞大的工作量。

他将繁复冗杂的工作当作自己的麻醉剂,这样他就不会天天沉浸在自怨自哀的思绪中。他至少有工作能够占据自己的脑袋,让他停止自己毫无用途的胡思乱想。

一开始没有人发现哈利的异常。每个人都只看到了哈利的愈加卓越的成绩,越来越多的人登门拜访他——尽管原来就已经够多了——而哈利每天出门前也会施一个混淆咒以便遮住自己的黑眼圈。哈利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他的确掩饰的很好,这点不可否认。

直到赫敏如旋风一样走进了他的办公室,然后语气不悦跟他说:“哈利,你被允许获得一个假期了。现在,把你的屁股从椅子上离开,然后回你家里大睡一觉。”



>>04<<


哈利从自己成山的文书中抬起了头。

他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眨了眨眼睛,瞪着赫敏,眼里充满着疑惑。哈利花了几秒钟理解了赫敏所说的话,然后他更加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哈利说:“嘿,赫敏,好久不见。呃,实际上,我并没有申请假期——”

“看在梅林的份上,哈利!”赫敏几乎是在尖叫了,不过她很快地就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深呼吸了一口,然后走到哈利的桌子前,拉开了他面前的椅子,优雅地坐了下去。她的嘴唇抿成一条严厉的直线,但哈利能够轻而易举地从她漂亮的棕色眼睛里看到担忧。赫敏叹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了许多:“哈利,你需要一个假期。”

哈利盯着赫敏的眼睛,然后他摇了摇头:“不,赫敏,我并不需要。”

“你这是在透支你自己。别人可能没有发现,但我关心着你,哈利,我和罗恩都关心着你。梅林在上,你每天靠着多少杯咖啡撑着你自己还不清楚吗?这么大的工作量,没有人能够完成得像你这样出色。也许别人认为你是救世主,觉得你所完成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我知道你不是,哈利,你只是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告诉我,哈利,你有多久没有睡满七个小时了?”

哈利张了张嘴,又乖乖地闭上了。

赫敏像是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况。她揉了揉自己的鼻梁,放轻了自己的声音,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温柔:“哈利,我的朋友,你需要一个假期。作为魔法部部长,我要求你这么做,而这里没有回旋的余地。”

哈利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赫敏的这个决定,赫敏永远都是决定的那个,所以哈利点了点头,然后尽他可能的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赫敏。”

赫敏盯着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半晌之后,她站了起来,走到哈利的边上,弯下身轻轻地拥抱了哈利一下。

“只是……照顾好你自己,好吗?”

哈利感到一股暖流涌过他的四肢百骸。

他伸手,回拥住了赫敏。

“你也是,敏。”



>>05<<


所以哈利·波特现在正在“享受”他的假期。

他在完成了自己日常的例行健身、去附近的超市买了菜、跟隔壁的邻居寒暄了几句之后,无所事事地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切换电视节目。

哈利的公寓在伦敦的边缘,不会太过吵闹,但又足够方便。他想尽可能地远离巫师界,所以理所当然的,他用自己的金加隆换了足够多的英镑,在麻瓜界购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小别墅。小别墅有两层楼,对于他一个人来讲已经足够大——甚至有些过于大了。哈利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当时的他只是将这个两层楼的小洋楼装修得足够温馨,确保金妮能够为此而感到满意。他潜意识地将公寓的风格与陋居靠近,采用了木质的暗棕红色的地面,在一楼装了个小型的吧台,边上摆着三张的高脚椅。他往往会和罗恩、赫敏还有金妮四个人坐在吧台桌的边上,头顶上的灯光暖洋洋地洒落。他们总喜欢喝着啤酒谈天说地地聊着,像是他们之间总有无穷无尽的话题。他记得金妮喝多了的时候笑着趴在他身上的情景,对上眼时嘴角和眼底都是漫溢出来的温柔笑意。那是他少有的几个真正放松的时光。

然而现在金妮也离开了。

他叹了一口气,将视线从吧台上移回来。哈利挠了挠自己已经足够乱的头发,仰头倒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门铃被按响了。哈利将自己的意识从模糊的边缘拽了回来,猜想着是赫敏还是罗恩在这个时候来拜访他。他将自己的隐私保护得很好,除了自己信任的那几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救世主先生的住址。而在这其中,也就只有罗恩和赫敏会时不时的过得来探访他。

不过他得说,现在的这个时间他们应该都还在工作才对。哈利嘟嘟囔囔了几句牢骚,穿着洗得有些发旧的白体恤和牛仔裤,踩着一双人字拖,走向了玄关。

他凑到了猫眼那儿,向外看去。

然后他僵在了原地。



>>06<<


德拉克·马尔福。

哈利缓慢地眨了眨眼睛,仍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马尔福看上去——好吧,他看上去好极了。他西装革履地站在门口,系着一条墨绿色的领带,铂金色的头发依旧像曾经一样一丝不苟地梳好,拎着一个公文包。他微微皱着眉头,频频看向手表,然后充满怀疑和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这,可以称之为意外之客了。

哈利不知道德拉克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地址,他也不知道德拉克为什么要来他家找他——或者不是来找他的?可是这里只住着他——他承认,他有点好奇。

并且,从某些方面来讲,他是信任这个斯莱特林的。他们的关系在决战之后就莫名其妙地缓解了许多,虽然他们仍然不会主动联系对方。他与这个斯莱特林在霍格沃茨上学期间争锋相对,但是意外的是,他总觉得这个斯莱特林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理解他,他对于他总是有一种没理由的、复杂的信任。他觉得自己仿佛有一个世纪一般没有见到这个傲慢无力的马尔福少爷,以至于他在看到他的瞬间仿佛时光回溯,将他扔到了那个令人怀念的学生年代,然后又狠狠地拉回了现实。这种微妙的心情让他在德拉克的第二次敲门后为他开了门。

“马尔福。多么惊喜。”哈利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波澜不惊。

“波特。”德拉克没有改变他的表情,只是打量了一下他,评论道,“看样子你过得很好。”

哈利立刻感到了一阵尴尬。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再看了看德拉克的,不自觉地咬住了下嘴唇,脸上有点发烫。

见鬼,马尔福看上去比自己更像是救世主多了。

与此同时,他却奇怪地感受到了熟悉的轻松的感觉。马尔福从来没有因为他是救世主而有任何态度的改变——除了一开始他向哈利伸出的友谊之手,然而却被哈利拒绝了——至此之后对于他的态度从来都是冷嘲热讽,而他竟然在此刻意外地开始想念了起来。这让他感觉马尔福看到的不仅仅是巫师界的救世主,也是哈利他自己。这个想法让他难以抑制地弯起了嘴角。哈利突然记起马尔福就在自己的面前,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门,示意德拉克可以进来。

德拉克只是面不改色地走进了哈利的公寓,在玄关脱下了鞋子,抬眼看了一眼站在边上双手环胸的哈利。

哈利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好吧不客气,看在我帮你开了门的份上。请自便,把这里当作你的家。”

是个傻子都能听出哈利语气中讽刺气息。德拉克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客,不是吗,波特?”

“认真的,你来我家做什么——还有,是谁把我家的地址告诉你的?”哈利毫不客气地瞪着德拉克,好像这样他就能够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一样。

“你打算站在门口跟我讨论完这个问题,然后直接把我踢出你家是吗?”德拉克成功地将这个问句以一种陈述句的语调说出来。哈利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他没有打算这么做,不过既然对方都提出来了,他也可以将这个作为解决方案之一。

“赫敏·格兰杰告诉我的。现在,我们能否找个地方坐下来——还是说伟大的救世主先生家里竟然连客厅都没有?”德拉克叹了一口气。见鬼,这个破地方怎么这么难找,让他不得不穿越大半个伦敦千里迢迢地抵达哈利·波特的门口。

当然伟大的波特先生会给他家施一个反侦察咒。当然。这可真是完美极了。

德拉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穿得不能更休闲更邋遢的救世主先生。

哈利因为赫敏的名字而瞪大了眼睛,从上到下重新审视了一遍德拉克,盯着他的眼睛,最终放松了紧绷着的下巴,露出了一个不能更假的笑容。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鞠躬)

第一次的更新长一点,后面就看造化了(溜走)

评论(5)
热度(32)
©ReD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