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cat

住在拉文克劳塔楼的杂粮鹰


欧美相关囤文小仓库
HP・ST・Merlin · DW・DC・Marvel #TeamSpidey
北极圈养老模式on


☆名柯请走:南烟 @ilvkd54 ☆
☆楚路请走:幻想粒子 @fancytachyon ☆

【HP】被忽略的日记本[狮蛇相关](4)






*……变成了,年更文,还有人记得吗……。我的文风都变的不知道去哪里了(干笑
*哦,我也忘了我写到了哪里……我,我就瞎写了!
*看了一下大纲,照我这么写估计还要…………其实我也不知道,咳,总之有一章是一章,大家且看且珍惜(不
*让拉文克劳出来玩玩!开心!
*依旧警告:私设如山,情节庸俗老套,还是考据党的噩梦,斯内普持续OOC
*那么,希望依旧决定看下去的各位使用愉快!




—————————————————————
《被忽略的日记本》
Pairing: Godric Gryffindor/Salazar Slytherin
Author: redcat015




【第三章】->http://redcat015.lofter.com/post/26bcdf_b864b24

【第四章】




*

斯内普批改完一叠拉文克劳的论文,出去上了节课,开了个会,在礼堂吃了一顿饭之后,终于在晚上的时候回到了自己的地窖,坐在了桌子前,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本被自己小心翼翼藏起来的日记本。
——哦,你在问他为什么不能在一天看完?他可是一个学院的院长,还是魔药学的教授,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的,他每天也至少需要七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来保证自己第二天的充沛精神(来对抗这群没脑子的巨怪们),每天也就休息的时候才能随手翻几页。
再说了,毕竟这是日记本,也不会有什么失传的咒语记在里面,他权当消遣来看了。
斯内普无声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为什么要看这种第一人称的无聊言情小说,自己的脑袋大概也已经被芨芨草塞满了之后,还是忍不住又往后翻了一页。
……拜托。第一人称的这位可是斯莱特林院长。再无聊狗血的言情小说他都会看下去的。


———————————————————
958年12月6日

……我不知道这位格兰芬多先生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但是我想他大概是太过于清闲了,以至于有空跑到我的课上来“旁听”。
哈!旁听!说得好听,实际上就是来扰乱课堂秩序的,可是我又不能扣格兰芬多的分,毕竟他们也没有做什么。
一整节他就坐在最后一排,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时不时地给我做一些奇怪的表情逗我笑——该死的,可是他的表情确实有很好笑,天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才端住了架子。
——最可恨的是,在提问环节的时候,他老是问我一些刁钻的问题。他不是学习白魔法的吗为什么会对黑魔法学这么了解?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问题都很有深度,我到最后都光顾着跟他讨论了,甚至忽略了我的学生们。
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他们想必最后都糊涂了,听着两个院长在不知所云的对话。
……也许下节课我应该跟他们道个歉,并且把戈德里克这个家伙臭骂一顿。
校长就了不起了吗?

———————————————————

……虽然两个人讨论高深问题的场景想想就很热血沸腾,格兰芬多居然对黑魔法有所研究也算是一件颇让人感到意外的事情,但是,坐在下面的学生大概觉得他们两个在秀恩爱吧。
斯内普冷漠的想着。
以及斯莱特林阁下说的对,校长就了不起了吗?
邓布利多先生,不要时不时干扰学校运作,随时随地叫我的学生出去谈人生好吗?


———————————————————
958年12月7日

啧,戈德里克那个家伙在吃早饭的时候跟我道歉了。
说什么非常抱歉没有想到最后突然讨论起了学术问题,他也有些忘我,就忘记了这是课堂,他回去想了想觉得不是很好,还说原来真的只是想来“欣赏”我上课的“英姿”,还说出了“专注认真的萨拉查很不一样”这种话……他以为他在干什么?真的不是过来找茬的吗?
……我承认,到最后我也有些陷入了学术问题的讨论之中,我自己也有没做好的地方,我就算原谅他了吧。
唉,说到这个,我觉得需要招更多的教授了,我们四个人最近的压力都很大。也许下次四个人一起备课的时候我可以问问他们。

———————————————————

斯莱特林阁下,格兰芬多先生怕不是来找茬的,是想来泡你的。
斯内普凝视着自己手边一叠格兰芬多的魔药学论文,抽了抽自己的嘴角。
真希望现在这群格兰芬多巨怪有千分之一格兰芬多先生的智慧,他也不用每天被这仿佛五岁儿童的涂鸦给气得七窍生烟了。
梅林在上,一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958年12月20日

太糟糕了。
不……应该说是,太奇怪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或许我需要从头写起,我的大脑现在一团糟,感觉逻辑都有些混乱了。
今天休息日,我们四个约出来一同备课,顺便商量一下接下来一年的发展——也是时候该考虑这个事情了。
我们讨论了一下关于教授的事情,最后决定在整个英格兰和欧洲范围内招收有经验的巫师,否则我们四个人和仅有的几个教授实在是没有办法支撑整个学校的运作,再加上之后的学生只会越来越多,恐怕会超负荷。
再之后我们就进入了备课环节。
我们去了有求必应屋——哦,这是我们前段时间刚刚建起来的,耗费了我们不少的心思,查阅了不少的资料,中间还是失败了几次,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很可以的,功能就如同名字,想要房间变成什么样就会是什么样的。
这次是罗伊纳先来的有求必应,正好我们需要备课,她就把房间变成了一个大的书房,中间有一张矮桌,地上的深蓝色的毯子毛茸茸的,踩上去温暖又舒适。她还搞出了一个小火炉,噼里啪啦地响着,空气中还漂浮着蜡烛,照得房间暖洋洋的。
罗伊纳确实很会享受生活,不过蜡烛这个主意肯定是赫尔加加上去的,我敢保证。
或许那个火炉也是。
——跑题了。总之,我们四个人围着矮桌坐了下来,带着各自的材料就开始备课,戈德里克坐在我旁边——我们也不好拆散罗伊纳和赫尔加——就开始各自准备起了圣诞假之后的课程,商讨起了每个年纪应该学到什么样的程度。
我们四个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严肃的聚会了——是的,最后戈德里克那个家伙都会把这样严肃的聚会变成搞笑聚会,赫尔加也会在最后拿出自己准备的甜点,所以这真的不能怪我们。
不过戈德里克——戈德里克那个家伙,他居然在今天备课的时候牵住了我的手——不是,也不是牵住了我的手,他握住了我的手腕,然后跟我说他向来自东方国家的学生学习了一种叫做把脉的医术,可以来判断我的健康。
我的意思是——这实在是太玄幻了吧?!他只要摸摸的手腕就能知道我最近的身体情况吗?
最奇怪的是,我还感觉被他握住的地方到现在还有些发烫,难道他是施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无声魔法吗?
这太奇怪了,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

斯内普已经无力吐槽了。
斯莱特林阁下,纵观魔法史上最伟大的巫师之一,居然说把脉十分的玄幻——
……还有这种情节。请问一千年前斯莱特林阁下到底是有多么的粗神经,才会连格兰芬多先生这么明显的感情都察觉不到。
……所以我为什么还在看。
斯内普长叹了一口气,决定去改点论文冷静一下,顺便拯救一下自己的世界观。


*

“……原来是这样。”萨拉查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微微垂着眼睑在思考着什么。
哈利局促地坐在一边,下意识地看向了他的学长,他的学长只是耸耸肩,用口型告诉他每次这位斯莱特林学长想东西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想明白了就会跟他们解释的。
“可以让我碰一下你的伤疤吗?”萨拉查抬眼问道。哈利眨了眨眼睛,随后点了点头:“当然没问题。”
萨拉查伸手触碰了一下哈利额头上闪电型的伤疤,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他睁开了眼,收回手,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微笑:“嗯,谢谢你哈利。我大概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哈利有些懵逼。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有时间我再跟你解释吧。你先跟戈迪学习格斗术,我要去查点资料。”
戈德里克给萨拉查扔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大概意思就是“事情有这么严重吗”,萨拉查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有点严重,所以他得查点资料。戈德里克撇了撇嘴,萨拉查站起身,拍了拍哈利的头,转身离开了有求必应屋。
“没事,他说他会跟你解释的,你不要担心。现在,是时候来学习一下格斗术了——”


*

“你查到了什么?明明都快收尾了不是吗?”戈德里克凭空出现在萨拉查的寝室里,皱着眉头问道。
萨拉查的寝室是单独的一间,不是级长室,但是他却拥有了一个单人间——正如戈德里克的一样。他们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毕竟当年他们也需要住在霍格沃茨里,最后四个人商量商量,干脆住在各自学院里,只是偷偷的多建了四个房间,幻影移形才能进入。
萨拉查坐在书桌前,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哈利也是魂器——”
“——什么?里德尔那家伙疯了吗?不是只能有七个魂器吗?”戈德里克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他们四个人好不容易悄悄解决了除了主魂之外的剩余六个魂器,剩下的那个交给哈利来处理,结果现在又多出来了一个,而且居然还是哈利自己?戈德里克感到一阵头痛。
“……我觉得里德尔是不小心的。”萨拉查平稳地说道。
“……你再说一遍。”
“他大概也不知道这个魂器的存在,否则我们早就该知道了。应该是当年他想要杀死哈利的时候没有成功,遗留下来的。只是很小的一块罢了,要处理掉也不是不行,就是我们得……费点心思。”
戈德里克挑眉。
“……让伏地魔杀哈利一次。”
“难道不会干掉哈利的主魂吗?”
“嗯,这个就是比较麻烦的地方——我们不能确定。所以我刚刚去翻了一翻有关灵魂的魔法,有些地方需要白魔法。我对这个可不在行。”言下之意就是“都靠你了戈德里克”。
戈德里克抽了抽嘴角。
“……你书找出来了吗?我这两天看看。”
萨拉查轻咳了一声,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一叠书。
戈德里克沉默。
“真是好极了。”


*

戈德里克当然不可能自己一个人看完这么多书。他选择了最佳盟友——罗伊纳·拉文克劳女士。
第二天早餐的结束之后,戈德里克靠在墙上,等待罗伊纳的出现。罗伊纳跟她同级的学生们一起说笑着走出来,看到戈德里克的时候眨了眨眼睛,跟同学们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过去。
“我的女士。”戈德里克微微屈膝,牵起罗伊纳的手,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戈德里克,你这样总会让我有一种回到了我家的错觉。”罗伊纳哭笑不得地看着戈德里克,“我是不是该回你一句'我的骑士阁下,不必多礼'?又有什么事情?”
戈德里克换上了一幅委屈的表情:“没事就不能找我的好朋友吗?”
罗伊纳优雅地翻了一个白眼。
戈德里克咳嗽了两声:“好吧好吧,我确实有一事相求……”


评论(4)
热度(31)
©ReDcat | Powered by LOFTER